导读:冯鑫曾说,自己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控制心里浮躁的欲望,贾跃亭也一样,他如果真的要改变,就得控制自己的欲望,如果完全不理个人欲望、名和利本身应该具备的逻辑,做事就会变样。

  编  辑丨陈思

  图 / 图虫

  昨晚开始,曾风靡互联网多年的暴风影音官方网站移动端和PC端以及App均出现问题,无法正常打开,貌似“猝死”,官网出现乱码排版,App则显示网络异常。

  此前,网上一直传着某个职场社交app上的一张截图,暴风的开发员工只剩下一个人,如今官网app都挂了,是否这个小哥也离职了。

  此前高管全部离职

  会计所请辞“避雷”,年报难产

  11月21日晚,暴风集团(维权)公告,公司于近日收到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的《告知函》,由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业务规模进一步扩大,2019年报审计业务繁重,在时间和人员安排等方面已不能充分满足公司的需求,特告知辞去2019年报审计会计师。

  暴风集团称,公司将按照相关规定尽快聘请新的审计机构,“由于人员流失严重和暂无合作的审计机构,公司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 2019 年年度报告的风险。”

  在此之前。今年7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9月初,上海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冯鑫批准逮捕。

  至此,树倒猢狲散。

  虽然暴风集团表态要尽快聘请新的会所,但是可能会面临无人接手的困境,公司现在连协助发布公告的证券事务代表都没了。

  曾被深交所发函催招人

  暴风集团(300431.SZ)高管几乎全部辞职的局面引发深交所关注。

  10月30日晚,暴风集团披露的三季报显示,截至三季度末净资产为-6.3亿元,若不能在剩下一季度转正便将触及暂停上市。同时披露的另一份公告显示,副总经理张鹏宇、首席财务官张丽娜和证券事务代表于兆辉辞职。自去年以来,暴风集团高管陆续流失,至此除已被批准逮捕在狱中履职的总经理冯鑫外,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这也是去年以来,暴风集团经历的最凶猛的离职潮。

  这一局面也迅速引发深交所关注,10月31日早间,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对此火速下发关注函。

  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30日,暴风集团仍有6.35万股东。机构则大多早已出逃。Wind数据显示,截至去年三季报,基金合计持有暴风集团944.68万股,至2019年中报仅剩31.09万股,占比0.13%。

  此外,截至2019年9月30日,暴风集团合并财务报表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资产为-6.33亿元。按照相关规则,若公司经审计的2019年度财务会计报告显示2019年年末的净资产为负,深交所可能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这把好了,连衡量公司退市与否的年报, 都没人审计了……

  暴风影音为何坍塌?事件回顾

  图 / 图虫

  2015年3月24日,暴风集团登陆创业板,曾在40天里拉出36个涨停板,成为风光无二的创业板“股王”。股价最高时曾达到327元,市值突破408亿元。

  然而风光未能持续长久。今年7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9月初,上海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冯鑫批准逮捕。

  转眼之间,暴风集团的股价也从最高123元一路下跌至最低3元。曾经400亿市值的大牛股如今却蒸发超九成。

  7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同日,暴风金融通过官方微信平台发布公告,称为保证暴风金融用户的利益及资金安全,平台将停止发布新标。与此同时,受此消息影响,部分产品将延迟兑付。

  8月29日,暴风集团发布半年报。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7.9亿元,同比下降4.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06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为1572万元。

  9月2日,上海静安区检察院称,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犯罪嫌疑人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冯鑫批准逮捕。

  9月3日,深交所出具问询函,要求暴风说明情况,包括公司是否知悉该事,其行贿罪等是否与公司有关,以及冯鑫目前仍为公司法定代表人,被捕后是否可以正常履行职责。

  9月4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9月17日,深交所发布《关于对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当事人给予公开谴责处分的公告》。该公告披露了暴风集团的有关违规事实、当事人申辩情况、纪律处分委员会审议情况以及纪律处分决定。

  《公告》显示,深交所对于暴风集团作出两项处分决定。

  一是对暴风集团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二是对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冯鑫,时任董事兼董事会秘书毕士钧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10月14日,暴风集团再次收到深交所下发的问询函。在这份包含12个问题的问询函中,深交所关注了暴风集团的大额商誉减值、暴风智能电视生产和暴风金融等的情况。

  10月30日,暴风集团披露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0.936亿元,同比下滑90.95%;净利润亏损6.5亿元,上年同期亏损2.28亿元,同比下滑184.50%。

  10月31日,深交所发布关注函表示,已关注到暴风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协助信息披露事物的证券事务代表也已辞职,要求公司尽快聘用相关高级管理人员,确保经营稳定。

  11月19日,暴风集团发布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2019年9月30日合并财务报表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资产为-63,344.99万元(未经审计),公司存在经审计后2019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根据相关规定,若公司经审计的2019年度财务会计报告显示2019年年末的净资产为负,深圳证券交易所可能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11月21日,暴风集团发布两则公告。一则公告透露,由于人员流失严重和暂无合作的审计机构,公司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 年年度报告的风险;另一则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北京证监局的《关注函》。

  《关注函》称,北京证监局关注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冯鑫被羁押后,公司高管人员已于近期悉数辞职。为维护公司正常经营, 北京证监局已于10月21日召开紧急协调会,要求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及在岗人员坚守岗位、尽职履责,全力维护公司经营稳定,对履职不力的,北京证监局将依据相关规定追责。

  11月22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于近日收到《裁决书》,被裁决向上海歌斐支付转让价款4.62亿元,公司和冯鑫应于裁决书送达之日起10日内支付完毕。逾期支付将依法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回顾:冯鑫“坠落”背后的资本游戏

  疯狂暴风

  大风越狠,我心越荡。

  尽管冯鑫很反感外界将他与贾跃亭相比,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处境可能比赴美造车的贾跃亭更加狼狈。

  据媒体报道,除冯鑫之外,包括前任董秘毕士钧在内的多名暴风集团(前)工作人员也一同被公安机关采取相关措施。

  此外,有市场人士指出,在上海浸鑫基金跨国收购MPS过程中,暴风集团和光大资本专门重金聘请了业界顶尖中介机构来协助完成此次交易,其中中金公司担任财务顾问。

  对于中金介入的传闻,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7月29日向中金公司求证,对方回应 “不予置评”。

  但有一个细节是,2015年-2018年的三年时间里,中金公司一直担任暴风集团的保荐机构。在浸鑫基金操刀收购MPS同期,上市公司暴风集团筹划的另一场31.05亿元的收购案,独立财务顾问包括了中金公司,不过,这场收购在证监会的介入下以失败告终。

  冯鑫曾说,自己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控制心里浮躁的欲望,贾跃亭也一样,他如果真的要改变,就得控制自己的欲望,如果完全不理个人欲望、名和利本身应该具备的逻辑,做事就会变样。

  然而,“向佛”多年的冯鑫,在从一个视频网站创始人一跃成为身家百亿的富豪时,没能压制住自己的“欲望”。

  2015年的3月24日,暴风科技登陆A股创业板,随后便创下了40天36个涨停的记录。2015年5月,暴风集团股价达到最高点——327.01元,市盈率超千倍,总市值高达408亿元。彼时,中国视频业老大优酷土豆总市值也仅约252亿元人民币。

  在暴风集团的股价强势期,冯鑫的资本运作日渐活跃。

  上市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暴风就开始新一轮布局,先后开拓VR(虚拟现实)、TV(电视)、秀场、视频、文化五大业务。

  其间,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2015年-2016年,暴风集团参与设立产业基金5只。包括与歌斐资产等共同投资5亿元设立暴风鑫源;与前海梧桐共同设立暴风梧桐基金,一期募集目标为1亿元;与富国天启等共同设立3.3亿暴风富国;与光大资本等成立上海浸鑫等。

  冯鑫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以前暴风科技的天花板是中国互联网视频公司估值都在百亿美元以下,而暴风上市后面临一个机遇期,能够让暴风科技冲破视频领域,去做更大的事。”

  收购“食言”

  遗憾的是,冯鑫所做的一系列战略, 从早期的“DT大娱乐”到“N421战略”,再到“AI+2块屏”,以及后来的“All in TV”,在事后都被证明是失败的“决策”。

  一方面,烧钱的硬件、一地鸡毛的VR,让暴风集团走向巨亏深渊,另一边,上市公司体系外的风险暴露,成为压垮冯鑫的“最后一根稻草”。

  为了收购MPS,暴风集团与光大资本通过设立上海浸鑫,以2.6亿元撬动了52亿的产业基金。其中,光大资本和暴风集团分别以LP身份出资的6000万元和2亿元均是劣后级。另外,光大资本还被爆出与两名优先级合伙人之间存在兜底条款(即《差额补足函》)。

  彼时,暴风集团、冯鑫和光大的计划是,完成对MPS65%股权的初步交割后,在合理可行的情况下,18个月内将MPS注入上市公司。

  但到了2016年下半年,融资环境陡变让激进扩张的暴风集团大受打击,冯鑫的身家也在A股波动中大幅缩水,质押风险攀升。2016年9月,暴风集团曾宣布定向募集资金不超过18.42亿元,但耗时两年,这项定增无疾而终。

  2018年10月,MPS被英国高等法院宣布破产清算,风险完全暴露,52亿收购资金全部“打水漂”。自顾不暇的暴风集团与冯鑫早已无力履行协议计划,收购MPS公司。

  “通过设立产业基金合作完成标的收购,再约定好一定条件下将资产注入上市公司,这是并购最常用的方法,与是否是海外并购无关,但暴风的并购流程并没有走完,因为方案设计、并购路径和条款出问题,但是最本质的还是对标的本身判断失误,正常谈并购都是针对比较成熟期的企业,而这个公司收购没几年就破产,至少在业务判断上出现了严重失误。”7月29日,新财董并购咨询集团董事长彭钦文受访指出。

  同时,彭钦文补充称,由于并购完成注入上市公司的过程,要追溯中介机构的责任也很难,甚至是否有中介机构参与都很难说。

  冯鑫也曾自我检讨,不能将暴风集团的失误归结到任何人身上,99.999%的错误都来于自己,怪自己没有资本控制能力,怪自己没有业务严谨性的能力,怪自己好的时候膨胀,坏的时候蒙混过关……

  不过,这“诚恳“的态度没有得到光大证券的原谅,光大证券认为光大资本的实际法律义务尚待判断,随后,光大证券采取一系列清算与追偿措施。

  网友:曾是一代人的青春记忆

  在PC时代,暴风影音曾是装机必备软件,是很多80后和90后的青春记忆,那时候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都还没有创立。暴风影音的陨落,让他们感慨万千。

 

 

 

责任编辑:陶然

获取爱奇艺股票最新信息,关注:http://aiqiyi.meigushe.com 每天更新爱奇艺股价爱奇艺市值最新动态,每季度为您提供爱奇艺财报,不定期更新爱奇艺研报评级